上班日,咖啡是醒腦的精神糧食,而優閒的休假日,咖啡成為時間的調劑,在天亮起時,燒上約92度的水,感受咖啡粉與熱水接觸、膨脹、浸潤所散發出來的迷人香氣。專注感受日常時光流淌的每一分秒。

 

你也喜歡喝咖啡嗎?你都喝怎麼樣的豆子呢?是安提瓜花神,還是有著柑橘香氣的耶加雪菲呢?在台灣的你,你喝過台灣在地的單品咖啡了嗎?

 

 

在台灣的土地,來上一杯從頭到尾Made in Taiwan的台灣咖啡,慢品這塊海島獨有的風土人情。

 

台灣地小,自耕農的土地不如雜誌內所見的,是成片的咖啡樹田,他們通常只擁有方寸之地,凡事都得自己來,卻也讓本地咖啡起步晚卻深且細膩。深壑、丘陵、群山的區域獨特性,柔和海島型氣候的多樣化,使台灣咖啡量少質精且多元性高。台灣的咖啡小農,不追求質量,而是咖啡文化深層的重量,與台灣土壤人情交織的深切情意。

 

 

台灣咖啡產地主要分為三區:「山地型」位於西部山區及中央山脈的產區,高海拔的地形條件,配合季風所產生的日照強度與溫度組合,常具有花香、茶香、中等酸度的咖啡豆。風味接近中南美洲的高山咖啡。

 

「高原型」屏東大武山系地區,高海拔的日夜溫差,促進光合作用產物累積量,在烘焙時帶有巧克力香醇韻味,與衣索比亞高原產區咖啡相近。

 

「海島型」東部海岸山脈,受太平洋海風影響,具有花香味、香料味及獨特的酸味,與夏威夷群島等海島咖啡相似。

 

 

此次走訪雲霧之鄉,在高海拔的山區中,遇見了深山兀自芬芳的咖啡老樹,一旁還有自日本時代種植至今的跨時代咖啡樹,純淨甘醇、厚度飽滿的滿溢香氣是當年日本天皇的御用咖啡。這些,在林間是多麼容易被錯過,他們都是台灣尚未被開發的瑰麗寶藏。

 

 

屏東德文咖啡」隱身於高海拔800-1000公尺的德文部落,被廣為所知的三地門咖啡皆是由此而來。山風與清澈的山泉水,洋溢著百年來滿滿生機,搭配烘焙師傅的巧手,共同譜出精采繁複的多層次香韻。

 

「屏東泰武咖啡」生長於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北大武山山麓,終年雲霧繚繞、日夜溫差大,獨特的日照生態,培育出醇厚的咖啡香氣,苦甜搭配得宜的純熟風味。

 

「台南東山咖啡」最負盛名的咖啡品系之一,海拔600-800公尺的東山,火山土灰質的土壤、溫和氣候的半日照,沃養出圓熟的巧克力和清香核果風味,香氣四溢的完熟滋味,層層口感堆疊出細緻的回甘風味。

 

 

豆種、生長條件、處理方式、烘焙法、水質、溫度與時間,每個環節的細緻堆疊,才能成就咖啡的卓越。台灣地狹、人工成本高,價格自然無法與外國豆種相比。但創意多元的烘焙沖泡方式,卻也是世界知名的獨特細緻。來一杯台灣單品咖啡吧,細細品嚐在地的風土人情,由多少人傾注熱情,只為了讓你品嘗這杯咖啡的細膩風味,Enjoy it